荒堂爆冷的淡定帝

看着她惨白的脸庞,我硬起心肠掰开了她抓住我的手,沉痛地道:“对不起,我巨大的压力你无法承受,我终究只是你生命中的过客,我们有缘来世再见。”说完我就要驱车离去,这时一群人拥上来暴揍了我一顿:“靠,车压人了还想跑,打得就是你丫的。“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