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冷

听周杰伦唱“菊花残,满地伤,你的笑容已泛黄”,我邪恶了!
朗诵陶渊明的“采菊东篱下,悠然见男三”我又邪恶了!
读周敦颐的“晋陶渊明独爱菊”,我又邪恶地认为,那个‘爱’字后面是不是缺了一个‘爆’?